乐山实践 / 嘉州文化长廊

嘉州海棠“寻香记”

嘉州绿心公园贴梗海棠 记者 宋亚娟 摄

海棠已经融入了乐山人的生活 罗莉 摄

垂丝海棠 罗莉 摄

海棠香国 郭志全 画

嘉州海棠 杜飞 画

四川乐山旧称海棠香国,这是不争的史实,现存的所有志书以及古人的吟诵唱和中,都有确切的记载。尽管在当今,有过“嘉州海棠是什么品种”的争论,但嘉州海棠有香则是众口一词的。因此笔者认为,香,就是嘉州海棠的魂魄所在。之所以从唐以来,历朝历代传唱不绝,盖因他处海棠无香,唯嘉州、昌州海棠有,加之花开时节的繁盛耀眼,自然赚了不少溢美之词。如今千年过去,嘉州还是过去的嘉州,只不过换了一个乐山名字。但海棠早已不是过去的海棠,除了无香不说,其繁盛貌,逊色往昔几条街,因此,我们有必要寻踪一下过去的历史,了解祖先们曾经如痴如醉热捧海棠的情形,搞清“魂”的来龙去脉,也为今后自称家乡是“海棠香国”的我们增加一点底气。

嘉州海棠的历史

嘉州海棠起于何时?盛于哪代?我们只能依靠方志与古籍。乐山仅存的方志,目前有明万历、清康熙的《嘉定州志》和清嘉庆、同治的《嘉定府志》,以及清和民国的《乐山县志》。在明、清两部《嘉定州志》中,对于海棠的记载非常简单。其“花之属”一栏内仅有两字“海棠,微香”,而过后的府志,反比以前详细许多。在同治《嘉定府志》中,[花之属]一栏是这么表述的:“海棠,《花木记》凡花木名海者皆从海外来。《青莲诗注》海红乃花名,出新罗国是也。《广舆记》嘉州出者香。《酉阳杂俎》嘉州海棠,色香并胜。《阅耕余录》嘉州海棠有香,独异他处。”后两本对嘉州海棠定性表述的书,分别是唐、明两朝人所著。除此,我们所能了解的,就是文人墨客的吟咏。

历史记载,对海棠有吟咏始于唐代。唐代嘉州刺史薛能有诗,“四海应无蜀海棠,一时开处一城香。晴来使府低临槛,雨后人家散出墙。”(《海棠》),这在同一时期诗人吴融的诗句里得到印证,他说:长安如种得,谁定牡丹夸。苏东坡也对海棠赞口不绝“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霏霏月转廓。只恐深夜花睡去,高烧红烛照红妆。”而宋朝的沈立更是推崇备致,“岷蜀地千里,海棠花独妍。万株佳丽国,二月艳阳天。”可见当时蜀地海棠遍地,春来如潮。但真有香的,只有今乐山、重庆的大足,这在张所望的《阅耕余录》可查,该书载:“昌州海棠独香……号海棠香国。”接着又讲“蜀嘉定州海棠有香,独异他处。”宋代王十朋的诗中也证明过后的张所望没有乱说,“谁恨无香,试把花枝嗅。风微透,细熏锦袖,不止嘉州有。”(《点绛唇·嘉香海棠》)。尽管明朝的志书早已明确乐山的海棠“微香”,但文人的笔墨也一点不吝啬,万历时在此任知州的袁子让专门写过《香国海棠赋》,通过不同角度赞美海棠,然后分别归结为:“妙在淡而不浓。妙在清而不浊。妙在和而不厉。妙在群而不俗。妙在结而不散。”其中一句“天下得与同靓丽之妆,而不得与共嗅味之盟。” 可以知晓乐山的海棠有香。

嘉州海棠是什么品种

嘉州海棠是什么品种?木本还是草本?春香还是秋香?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有过一次争论,争论者以罗孟汀、李又林、毛西旁、陈德忠等人为主,先为木本还是草本以及春香秋香争,后以是垂丝、西府还是贴梗争。几位先生各执一词,互抖证据,争得彬彬有礼,我则看得津津有味,其实认真研读志书,是草本、木本,西府、贴梗就一目了然了。无论府志县志,对嘉州香海棠的描述都基本一致:“海棠盛于蜀中,二月开花,(春香也——笔者),初如胭脂点点,开则渐成缬晕,落则有若宿妆淡粉,其蒂长寸许,淡紫色,或三萼五萼成丛,其蕊如金粟,中有紫须,花落结子如梨。”

到了1985年,乐山地级市设立,就市花、市树在社会上广泛征求意见,当时,笔者也有一篇文章刊于报上——《海棠香国市花非海棠莫属》。1986年3月29日乐山市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海棠为市花,榕树为市树。近几年,西府、垂丝海棠被人们追捧,大家误称其为“樱花”,其实它与樱花长得很像而已,花密而色粉,特别像樱花的叫西府,花疏而枝条长、花瓣靠蒂处略带紫色的称垂丝。虽然西府、垂丝与古人和志书上描写的高度一致,但今天的西府也好,垂丝也罢,全都无香了,原因成谜。

嘉州海棠,今何不香?

嘉州海棠过去是香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万历三十九年成书的《嘉定州志》对海棠的描述就是“微香”。不管微香浓香,香是在的,而今你是一点都闻不到香的,这也应证了林清玄的评判“香花无色,色花无香”。后来确实不香了,原因何在?至今是个谜,据上世纪罗孟汀老先生考证后推测,估计香海棠是西府、垂丝在自然中的一个变种,后来经人们不断培养,并用开花香的同属树作砧木进行嫁接,就此代代繁衍,于是香海棠便推广开来。香来自于人工培植之说较为可靠。明后四川战乱,人口急剧下降,人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谁有心思侍花?因此罗老先生剖析,对于海棠的追捧“要有相当安定昌明的政治局面和富庶的经济条件”。笔者认为他的剖析是中肯的。到清康熙年间,四川人口锐减,才有湖广填四川的诏令。据志书描述,当时田野荒芜,虎患食人,谁有心思种海棠?过后人工培植技术失传,后人尽以实生苗自然种植,于是,香的海棠就绝迹了。

去年西府海棠正盛时,笔者在嘉州长卷发现一树间一枝头蜜蜂去得频,心生好奇,攀下枝头嗅那蜜蜂不断的花丛,果然有淡淡清香,如果有园林巧匠培之,难保不出几年又可重现香的海棠。由此可以得出结论,香海棠是人工培植的,因为历史的原因,人们为温饱而忽略精神层面的东西,于是香海棠培植技艺失传而消失。近几十年的岁月也可以证明,在过去奔吃穿的年代,何有如今街道、公园开得笑容乱颤的海棠?正是这几十年改革开放,人们生活丰衣足食,那些花木才渐渐又回归到人们的生活当中。相信岁月的不断变好,终有一天,名实相符的“海棠香国”又会回到山清水秀的嘉州大地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