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 文化研究

“蜀”,一个不得不细读慢嚼的字

作者:赵霞

几千年来,一个“蜀”的故事从一只眼睛和一条虫开始了。在甲骨文中,人们看到蚕具有硕大的眼睛和蜎蜎的身体,这便是“蜀”字造字的本义,从而揭开了蚕丛氏等古蜀国古老部落的故事。

如果“蜀”字会说话

相传,远离中原的西南地区有善养蚕和善捕鱼的部落,人们推举出自己的头领,带领族人,在富饶的岷江流域过着简单而富足的生活,蜀人也因此成为中国西南古代族群。

武王伐纣时,有蜀人参加。春秋中期,蜀人由杜宇氏统治,建立蜀国,都城建在郫,也就是后来的郫县。春秋后期到战国,开明氏取代杜宇氏为蜀王,后迁成都。在古老蜀国的历史上,先后出现了蜀山氏由族、蚕丛氏羌族、柏灌氏羌族、鱼凫氏由族等部落,并经历了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等时期。

成都博物馆先民建筑复原

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人们渐渐看到:蚕丛因“教民养蚕”有功,而被部落人称为“蚕丛”,统帅岷江上游的土著部落;鱼凫聪明勇敢,被族人称为“鱼凫”,取代了羌族的蜀地统治;杜宇更比蚕丛、柏灌和鱼凫高出许多,开拓疆土,东到嘉陵江,西到芦山、天全,北到汉中,南到青神县,长农耕,勤治水,死后化为杜鹃,每逢农历三月,他便以叫声催促蜀人趁农时播种。

鱼凫像

鳖灵开凿玉垒山治水,其功绩堪比“大禹治水”。望帝杜宇认为鳖灵有治国之聪,让他做了蜀国的宰相。而后不久,蜀国洪水泛滥,望帝派鳖灵治水,鳖灵带领民众,以疏通之法,凿玉垒山,开金堂峡,洪水顺势进入沱江,从此再无灾患。望帝将王位禅让给极富才干的鳖灵,由此开辟了开明王朝。鳖灵之后,开明王朝经历了开明卢帝等十一位天子。

三星堆《青铜纵目面》

《蜀王本纪》中说:“蜀王之先名蚕丛,后代名曰柏灌,后者名鱼凫。此三代各数百岁,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颇随王去。鱼凫田于湔山,得仙。今庙祀之于湔。时蜀民稀少。后有一男子,名曰杜宇,从天堕,止朱提。有一女子,名利,从江源井中出,为杜宇妻。乃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化,民往往复出。望帝积百余岁,荆有一人,名鳖灵,其尸亡去,荆人求之不得。鳖灵尸随江水上至郫,遂活,与望帝相见。望帝以鳖灵为相。时玉山出水,若尧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鳖灵决玉山,民得安处。鳖灵治水去后,望帝与其妻通。惭愧,自以德薄不如鳖灵,乃委国授之而去,如尧之禅舜。鳖灵即位,号曰开明帝。帝生卢保,亦号开明。”

时至今日,成都平原的人们在温江建立鱼凫文化城、在郫都区保护修缮望丛祠,以各种形式来纪念他们。

望丛祠

沧桑巨变 蜀国的故事还在继续

公元907年,朱温杀唐昭宗,建立后梁。王建号召天下兴复唐室,但无人响应。5个月后,王建在成都即帝位,定都成都,国号大蜀,年号武成。封授百官,蜀王府则改称皇宫,王府内外各种建筑的名称也全部更换。公元925年,后唐庄宗李存勖发兵攻打前蜀,王衍投降,前蜀覆灭。

前蜀盛时疆域大致在今四川大部、甘肃东南部、陕西南部、湖北西部。历二帝,共十八年。在中国古代史上,平民出身的皇帝可谓凤毛麟角,五代时期前蜀皇帝王建即是其中一位,而王建一生颇有作为,深受后世赞誉。

后蜀同样经历了二帝,父亲孟知祥在成都称帝,国号仍为蜀,史称后蜀。可在他称帝仅114天就病死了,其子孟昶继位。孟昶与前蜀王衍不同,他亲政后,留心政事,放归了宫中大批宫女,让其自由归家。还向地方州县颁布了“戒石铭”,要求地方官员爱护百姓,抚恤流亡,节约开支,其中说道:“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莫不仁慈。”不失为治国根本。

明朝,朱元璋之子朱椿被封为“蜀王”,他将汉唐、前后蜀遗留下来的“子城”全部拆毁,在旧址上重新修建“蜀王府”。新“蜀王府”一改过去历代成都城主轴偏心的布局,首次确立正南北的中轴线,从而形成类似北京紫禁城的沿南北中轴线东西相对称的庞大建筑群。虽为王府,它却俨然有皇宫的巍峨气派,故老百姓称之为“皇城”。其前面的牌楼、拱桥和一大块空地,则被称为“皇城坝”。到了清代,“蜀王府”成了“贡院”,成为全四川省考试举人之地,最大规模时可让13900多人同时进考,成为“巴蜀文胆之所在”。贡院中主体建筑“明远楼”和“至公堂”在文革时彻底消亡,成了这座城市的记忆。

成都博物馆明蜀王府模型

如今,四川美术馆、四川图书馆、四川大剧院、成都博物馆在广场毗邻而居,成为城市文化的中心。蜀绣蜀锦、漆器、银花丝等国家级非遗过往在人们上班匆忙而过的地铁站里,一幕幕人生大戏,全在成都的中国皮影博物馆里。

成都博物馆皮影展厅

音乐响起 蜀国从不缺少

一阵歌声从街角传出,充满了现代气息,改变不了的仍然是“蜀”的神气。新年伊始,以前蜀王建棺床上的浅浮雕二十四伎乐为背景的国乐观念剧《伎乐·24》全国公演成都首站,再现“千年蜀宫,伎乐重生”,让沉睡的人物活了起来。

《伎乐·24》剧照

永陵石刻乐队是迄今所见唐五代音乐舞蹈资料中最全面系统和最直观真实的一种。永陵棺床南、东、西三面刻有一组完整的宫廷乐队。其中舞伎2人,乐伎22 人,演奏的乐器有20种23件,融合了胡乐(主要是龟兹乐)和清乐(汉族传统音乐)两大系统。

在我国同类文物中,乐舞场面最大,乐器种类最多,气势最为恢弘,表现出晚唐五代宫廷乐队的盛大规模及壮阔场景。二位舞者栩栩如生,呈现出了汉唐舞姿“指天问地”的妩媚形态,舞伎云环高髻,身着长裙,华袂广袖,裙带翻飞,微抬左脚,在乐队的伴奏下应拍而舞,“软舞”翩跹,体态轻盈,婀娜优美而柔和。鼓乐演奏铿锵有力,吹叶唤起乐曲中嘹亮而又绵软的部分,拍板掌握着整个节奏,琵琶声声,奏出冲天豪迈。

成都博物馆所藏伎乐俑

在这里,通过乐器和舞者的姿态,我们不仅看出了汉唐伎乐美妙,也领略到了当时帝王的神威思想:肉身再好,终究逃不出岁月的流逝,唯有灵魂会在过往里充盈。

《伎乐·24》剧照

因此,让二十四伎乐追随他的最佳办法,就是把它们搁在距离他灵魂最近的地方——棺床腰线的地方。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想法,让更多的人通过伎乐的表现,看到更多文化深处的东西。

汉唐舞蹈是以中国古代文明史中最辉煌的汉朝、唐朝精神和所在的艺术气质为审美主干,以中国汉朝、唐朝为代表的乐舞文化传统和明朝、清朝以来发展成熟的戏曲舞蹈形式为主要根据点而产生并保留下来。永陵的二十四伎乐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领悟,感受到“蜀”从古至今一直都在艺术的浸润中延续着,不曾改变。

由此看来,“蜀”,一个不得不细读慢嚼的一个字啊!

(作者单位:成都市文物信息中心)

上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