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宣讲 / 名家讲堂

梅新育: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筑牢国家安全防线

2017年2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牢固树立和认真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努力开创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坚实安全保障。

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引维护国家安全

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的主要内容是:第一,国家安全涵盖领域十分广泛,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第二,国家安全工作归根结底是保障人民利益,要坚持国家安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为群众安居乐业提供坚强保障。第三,认清国家安全形势,维护国家安全,要立足国际秩序大变局来把握规律,立足防范风险的大前提来统筹,立足我国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大背景来谋划。

按照总体国家安全观,国家安全包括政治安全、经济安全、国土安全、社会安全、网络安全等方面。

关注国家安全,我们为何而战?这一点我们是需要讲清楚的。当初在中国革命的时候,为什么装备和人数都远远处于劣势的中国共产党能够击败国民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非常根本的原因就是共产党的战士们知道自己为何而战,并把这种信念、这种理解灌注到自己的行动当中,这种认识所带来的勇气和主动精神使得他们能够创造条件去克服装备和人数等各方面的劣势,面对拥有优势的敌人战而胜之。现在,在国家安全工作当中,我想我们也要首先明白为何而战。

有些朋友好奇我这样一个经济学者怎么会关注国家安全的问题。其一,在经济研究工作中,经济安全也是一个研究领域。其二,在十年前,我有了一个判断。那个时候,我认为中国经济基本“上了路”,只要中国社会不发生大的震荡,那么中国经济要想“赶上去”只是个时间问题。我是研究经济的,主要研究国际经济与战略问题。我研究了世界上后发国家、新兴国家的发展道路。我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之后,经历了起飞,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但在历史上经历过经济社会发展起飞的国家是非常多的,并不仅仅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可是,这上百个经历过经济社会发展起飞的国家,绝大多数在最后都没能“修成正果”,暂时修成正果的只是一小撮,而且这一小撮里面有好几个还被证明仅仅是昙花一现的。很多国家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经济社会发展之后,陷入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停滞,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拉美化,更糟糕的是陷入大规模的社会动乱,甚至是内战外战,我称它为“起飞夭折”。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连续几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起飞,这个社会发展进程能不能持续、能不能修成正果,我们百年以来的赶超进程最后的结果是鱼跃成龙,还是发展停滞,还是“起飞夭折”,这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有一个严峻挑战。

中国经济社会这几十年发展取得的成就是相当巨大的。这个成就巨大到什么地步呢?从经济上面来讲,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穷二白,那个时候我们主要工业品的产量不说和西方国家比,就和印度相比,印度的主要工业品产量是我们的五六倍甚至十倍以上。我写了一本书《大象之殇――从印度低烈度内战看新兴市场发展道路之争》,发现这样一个情况。现在,人们都说中国高铁比印度铁路领先一个时代,说到中国的铁路人们想到的是高铁,说印度的铁路人们想到的是火车上挂满了人。但是大家可知道,印度开始修建铁路的时候比我们要早几十年,印度第一条铁路投入运营的时候正是太平天国金田村起义爆发的那一年(1851年),过了几十年中国才开始修建铁路。印度的铁路长期领先于我们到了什么程度呢?印度在英属印度殖民地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期铁路运营里程有5万多公里,而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我国铁路运营里程只有2.1万多公里。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我国主要工业品产量全部超过了印度,一直到70年代末,我国铁路运营里程虽然是翻了一番,达到4万多公里,但还是没有赶上英属印度殖民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铁路运营里程。到80年代的时候,我国铁路运营里程才赶上印度在英属印度殖民地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的水平,但那时我国铁路客运的最高运营时速仍然没有达到印度同期水平。一直到90年代后期,经过几次大规模提速,我国铁路才从运营里程和运营时速两个方面全面超过了印度。现在,我们和印度的铁路显示的是两个时代的情况。

再从工业看,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夕,我国制造业已经超过了其他的国家,成了全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而且我们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在贸易方面,我们在2015年出口占全球总出口的比例是14%,这个比例与上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初这十几年美国在和平年代的极盛时期占到的比重大体相当。

如果从更长的历史跨度上来看,我想把现在的中国比作从文景之治迈向昭宣之治(昭宣中兴)。文景之治的成就是巨大的,也是注定不能可持续的。为什么?不说别的,只说两点:第一,文景之治是在当时国土并没有完全统一的情况下实现的经济繁荣;第二,文景之治是在匈奴威胁的阴影下实现的经济繁荣。这两点就决定了文景之治虽灿烂辉煌,但不能持久。而昭宣之治虽说知名度没有文景之治那么高,但昭宣之治的成就却高于文景之治。为什么?因为昭宣之治是大汉秩序下的国际和平与繁荣,仅凭这一条,昭宣之治就远远高于文景之治。那么,我想把现在的中国比作当初正在从文景之治迈向昭宣之治的汉朝,希望中国可以更上一层楼,实现更可持续的发展。

之所以要讲这么多,是因为维护国家安全也要打人民战争,就像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上讲的那样,国家安全工作归根结底是保障人民利益,要坚持国家安全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为群众安居乐业提供坚强保障。所以,我这个经济学者也投入部分精力来关注国家安全问题,希望对这方面工作感兴趣的同志们也关注这方面内容,共同为维护国家安全做出自己的贡献。

在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上,习总书记提出,认清国家安全形势,维护国家安全,要立足国际秩序大变局来把握规律。现在我们面临的就是国际秩序大变局,这个国际秩序大变局有多方面的特征,其中有一个非常突出特征是:西方实力相对衰败,新兴市场经济体崛起。

新兴市场在全球经济和产出当中所占份额日益提升。2000年,按市场汇率计算,发达经济体占全球GDP的79.9%,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实际GDP占全球54.5%。那么,到了2010年,在全球实际GDP中,发达经济体占比从2000年的54.5%降到了52.3%,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占的比例提升到了47.7%。到了2015年,在全球实际GDP中,发达经济体占比已经降到了42.4%,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占比提升到了57.6%。(以上数据由报告人提供。)新兴市场经济体所占比重正处于日益提升的态势。

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数字我们可以看出,在全球经济的版图上面,新兴市场经济体所占的份额面积越来越大,而传统发达经济体所占的份额相对日益缩小。我们看到这个局面的感受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什么呢?喜的是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经济产出所占份额扩大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中国的贡献。但是我们忧的是什么呢?因为任何一种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这种新兴市场经济体在世界经济版图当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也意味着来自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对于中国国家安全的挑战将会日益凸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