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宣讲 / 名家讲堂

倪峰: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认识

2017年4月6日至7日,习近平主席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总统举行中美元首会晤,这是在关键时刻进行的一次关键访问。当前,世界格局深刻演变,美国新政府内外政策走向引发全球关注,各种“黑天鹅”事件频发,不确定性的阴云笼罩在人们心头。在此背景下,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双边关系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更是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就习近平主席此次访美,我想从三个方面谈一下对中美关系的认识:一是当前中美关系的两个特殊背景;二是中美关系的新动向;三是“习特会”成果评估及影响。

一、当前中美关系的两个特殊背景

(一)特朗普现象

要了解中美关系的两个特殊背景,首先就要了解特朗普现象。特朗普胜选、上台执政是自2016年以来世界政治舞台上最抓眼球的重大事态。自2015年6月特朗普宣布参选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乖张的举止、夸张的言行、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在美国内政外交的各个领域不断投下“震撼弹”。看2016年美国大选及2017年特朗普上台执政,就像是看现实版的好莱坞大片。尤其是特朗普的上台,给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2016年美国大选是一场“非常规”的选举,在这场选举中,政治“圈外人”特朗普利用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中下层的强烈不满和整个社会的普遍焦虑,以参选总统的方式引爆了一场“特殊”的社会运动。这场“特殊”的运动有三个非常突出的表现。

第一个突出的表现是美国中下层发起了一场对长期盘踞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建制派的强烈反叛。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社会积重难返,面对这种形势,美国建制派不仅没有对产生的问题做出好的回应,还不断产生内斗。在奥巴马任期内,发生过两场特别大的政治运动,一个是茶党运动,另一个是“占领华尔街”运动。这两场运动集中了美国中下层对美国建制派的强烈不满,特朗普利用这种情绪把建制派纷纷拉下马,最终成功当选美国总统,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表现。

第二个突出的表现是白人主体意识的“觉醒”。2016年美国大选有一个突出现象,希拉里的支持者是包括各种肤色的人,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则以白人为主。自上个世纪以来,美国社会越来越多元化,黑人、拉丁裔、亚裔的人数急剧增加。有统计数字显示,在2008年以前,拉美裔人口就占到美国人口总数的15%。并且美国少数族裔愿意生孩子,而白人却不愿意生孩子,按照这种趋势,美国的社会结构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就导致了占美国社会主体的白人对这一问题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忧虑。2004年,塞缪尔•亨廷顿出版了《我们是谁》(Who Are We)一书,这本书的核心是如果听任少数族裔不断繁衍扩大,美国就会“国将不国”。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美国白人尤其是有“白人至上主义”的人,就把特朗普看作是扭转局面的最后一次希望。我把这次运动称为白人主体意识的“觉醒”。

第三个突出的表现是农村乡镇与中心城市的对决。在美国大选中,支持民主党的称为蓝州,用蓝色标记;支持共和党的称为红州,用红色标记。从2016年美国大选的选举地图上看,农村乡镇基本上是红色的,支持共和党;中心城市基本上是蓝色的,支持民主党。通过这样的局面可以看到,2016年美国大选地图是大片的红和一点点的蓝。因此我把这种现象叫做农村乡镇与中心城市的对决。

通过以上三个突出的表现能够看出,不论是美国中下层对建制派的反叛、白人意识的“觉醒”,还是农村乡镇与中心城市的对决,实际上就是美国社会阶级矛盾、种族矛盾、城乡矛盾的一次大爆发。而特朗普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成为了美国总统。

通过对特朗普现象进行细化,还可以发现特朗普有几个非常突出的现象。

第一,2016年美国大选实质上不是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搏杀,而是一个人(特朗普)与两大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战争,并且在这场战争中,特朗普用一个人的力量俘获了一个党(共和党),打败一个党(民主党)。这一现象就是特朗普现象,也是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非常突出的现象。

第二,特朗普上台执政,共和党在参众两院获得多数席位,按照常规来讲,这非常有利于政党进行治国理政。一般情况下,该党的总统和该党的国会会进行密切合作。但是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上台后,他基本上是绕开国会进行内政外交,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签署总统行政令。特朗普用签署总统行政令的方式来治国理政,这种情况是非常特殊的。因为在美国的政治运作中,政策只有通过立法以后才能成为一个稳定的政策。总统行政令一般什么时候用?比如,当总统和国会分别属于两个政党时,由于两党之间斗争不断,导致政策无法通过立法,这时总统没有办法,才会用签署行政令的方式治国理政。而现在的情况是什么?特朗普是共和党的,而共和党又占美国国会的多数,这实际上是有利于特朗普执政的,但是特朗普却不和国会商量,直接通过签署总统行政令的方式来执政。这就使美国政治的运作不同于以往,府会之间没有互动,这会导致很多矛盾出现。从特朗普上台至今,他已经签署了几十个总统行政令,在此情况下,一来美国的很多政策可能会有问题,因为这个政策有可能是没经过充分讨论的;二来这个政策也可能会导致很多矛盾出现。因此,当前美国社会中的各种斗争是非常激烈的。这是特朗普上台后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

第三,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时打出了一个非常突出的口号,就是要反“政治正确”,并指出要对美国的建制派进行清算。他说,对于一些长期在美国政治舞台上的人,这些人长期盘踞在那,就腐败了,因此要对他们进行清算。以前美国政党轮替,很多情况下都是在党内进行暗箱操作,在政党轮替时,位子事先都安排好了,然后有人填上去。特朗普当选后,拿出4000多个关键岗位进行公开招聘,这在美国政治中是没有过的。2017年1月28日,特朗普还签署了一份总统行政令,对政府高级别职员提出更高“道德标准”,包括高官离职五年内禁止游说曾经任职的部门。特朗普在竞选时曾说,如果他当选总统,会在墨美边境修筑一道墙,这话说得很极端,当时很多人认为这可能是个玩笑。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就签署了行政令,要求建造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再有,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第一天就签署了一份总统行政令,矛头直指前任总统奥巴马的医改。可以看到,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很多不同寻常的做法,这也导致了他和建制派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尖锐到什么程度?特朗普已经上台执政一百天了,可是到目前为止其政府里还有400多个关键岗位无人可用,很多人因为对他的抵制而不愿意进政府。现在的特朗普政府只是搭起了一个框架,很多关键岗位还没有人就职,所以他的政治运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走向正轨。

特朗普现象给美国的内政外交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而我们不论是谈中美关系,还是谈美国的对外政策,都是在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背景下展开的。这是我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现象,它是当前我们看中美关系一个非常重要、非常特殊的背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