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宣讲 / 名家讲堂

王小广:聚焦2017年经济热词与热点

2017年全国两会已经落下帷幕,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出现了很多有关经济的热点和热词,引起了广泛关注。今天,我们请来了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老师为我们进行解读。

主持人:在两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提出,中国经济硬着陆论可以休矣。围绕中国经济走势,政府工作报告为2017年经济定下了一个总基调,就是稳中向好。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去理解稳中向好的涵义?

王小广:可以说,中国经济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经历了几波调整,最强烈的调整是在2008年至2012年间,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经济增速从10%左右下降到7.8%。2012年后,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但是到了2016年,经济增速趋于稳定,我们叫做稳中趋缓,这是当时一个基本判断。同时,还有另一个词叫做稳中向好。这并不是说我们的经济增速要大幅度回升了,比如回升到8%,甚至9%、10%,这是不可能的。按照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作出的判断,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这个“向好”指的是什么意思呢?

第一,我们的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比如服务业的比重,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第二产业,北京的服务业更是达到了70%到80%,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这是一个结构特征。服务业增长速度也比较快,在我国GDP增长6.7%左右的情况下,近几年,服务业增长速度基本保持在8%以上,实际上还有发展空间。同时,传统产业也在优化升级,最重要的是一些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一些新兴业态,比如“互联网+”,这些年发展非常迅速。我们讲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快递业。大家天天跟快递打交道,这反应了什么?网上购物,网购规模不断扩大。我国快递业每年增长40%到50%。就是说,服务业正在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拉动中国经济平稳向好。

第二,我们的工业制造业调整接近尾声。2016年,我国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长6.0%,第一季度增速相对较低,二、三、四季度趋于平稳。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比2016年加快0.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传统产业通过去产能、调结构,也开始出现趋稳、向好,效益有所改善。2016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效益增长显著提高,生产价格指数(PPI)在9月份之后由负转正,价格的回升也反映了供求的关系和结构调整的效应。前段时间,我们说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最大的压力就来自于投资的下降。现在,工业开始趋稳,这是一个向好的信号,所以,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再写要稳增长、调结构,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李克强总理讲,硬着陆论可以休矣。

第三,改革的动力在增强,通过改革释放新的活力。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常态的定义,我们的发展方式必须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型为创新驱动。目前,我国正在加速转型。这里我想说的是,我国经济形势稳中向好确定无疑,但也不能过于乐观。现在,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平稳了,PPI回升了,民间投资也回升了,经济是不是要有V型或者U型反转,认为中国经济进入新一轮增长周期了,可以大干快上了。这是不行的。我们对形势的判断不能太乐观,我们还处在居底的过程中,结构调整还没有结束,不会马上出现经济增速的大幅度回升。这是新常态背景下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基本把握。

主持人:去产能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发展任务之首,在2016年取得了积极进展。我们看到,2017年的去产能任务量和2016年相比虽然有所减少,但是落实起来依然是个不小的目标,您怎么看2017年去产能中央工作部署呢?这个工作部署又该如何落实和推进呢?

2017年要以钢铁、煤炭行业为重点去产能。2016年,我国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煤炭产能超过2.9亿吨,2017年的目标是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从数字上看,2017年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与2016年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相比有所减少,但实际上,2017年去产能比2016年要难得多。2016年的去产能企业中,有一部分企业本身就是长期亏损的,对这样的企业,去产能工作相对好做一些。而现在,有些企业在生产方面有一定问题,但并不是很落后,要去掉这些产能,这个工作还是很难做的。再有,和2016年相比,2017年对去产能的要求和成本会越来越高,同时还要做好职工分流和资产重组,这都不是简单的事。可以说,2017年及之后的几年,去产能的工作会越来越难做。所以我们在看去产能工作时,不要只看绝对量。

2017年要怎样去产能?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9项重点工作任务。其中,第一项就是“用改革的办法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从取得的成果看,2016年全年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煤炭产能超过2.9亿吨。2016年2月,据人社局初步统计,全国钢铁和煤炭行业化解产能过剩,涉及180万职工的分流安置,其中煤炭系统约130万人,钢铁系统约50万人。2017年3月,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2016年钢铁煤炭去产能,人社部安置了72.6万人。

从上述情况来看,一方面,我们要肯定2016年在去产能方面取得的成绩,包括PPI有所回升、供求关系得到改善、结构持续优化、分流职工得到妥善安置,等等。另一方面,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也会面临一些问题。什么问题?比如,有些企业在去产能时,可能并不是用市场的办法、改革的办法。我们强调去产能,并不是纯粹的产业结构、产能结构的调整,而是要有改革、要解决国有企业的机制问题。因此,在去产能方面,既要用改革的办法,也要用市场化法治化的办法,不能为了完成任务而大量使用行政办法,要少用行政办法。特别是现阶段,很多过剩产能给环境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认为,现在可以用环保的标准、技术的标准来看这个产能是不是要去掉,当然,这是我的一个看法,因为使用这种办法也会让大家更服气一些。这是第一点,去产能要优化。

第二点,去产能要深入。不光是煤炭、钢铁要去产能,很多重化工业同样也需要去产能。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以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所以说,虽然和2016年相比,2017年在去钢铁、煤炭产能的量上有所减少,但实际上去产能的范围扩大了。

第三点,去产能最重要的是在人员安置上、在资金保障、盘活资产上,实际上这与国企改革也是紧密相连的。也就是说,去产能要与国企改革、处置“僵尸企业”紧密结合,这样才能把去产能的工作做得扎实、做得透。从2016年9月PPI同比上涨0.1%开始,2016年10月、11月、12月、2017年1月PPI同比上涨分别为1.2%、3.3%、5.5%、6.9%,上涨的速度非常快,但是,这个上涨并不是需求的上升,而是因为供给减少带来的供求平衡关系的改善。因此,我们现在千万不要认为中国的去产能会很快结束,而是要认识到去产能的过程还很长,去产能的工作还要继续做,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在去产能上取得最终的效果。2017年是去产能的深化之年,去产能是一项长期工作,因此,在今后的三年里还会有很多硬仗要打,不能让已经淘汰的落后产能又“死灰复燃”,那样我们前面的工作就白做了。我认为,对去产能,我们应该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对于经济可持续发展,这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大家知道,十七大时,我们讲又好又快。这个好就是持续,包括现在的向好,也是持续,不仅仅是生态环境的可持续,也包括内在结构的不断优化。现在,内在结构保持活力不需要过多的刺激政策,而是需要一种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保证经济增速6.5%的提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